今天是我三十岁生日

分类: 使用方法 发布时间:2018-09-02 05:57

这是来自武汉同行的推送 

文章撰写 于小墨 /内容编辑 阿川

图片设计 BING IMAGE /若网络图片侵权删

今天是我三十岁生日,我感到有一点孤单。

一、人群中,我找不到自己

一周前,无心拎着一组洗漱用具和一袋抽纸从行政处出来,穿过长长的走道,走向自己的工位。一路上,就已经有同事在向他恭喜了。

——“哎呦!不错哦!”

——“生日快乐哦!”

——“什么时候请客呀?”

 “请……请……”无心一边应付着回答,一边暗想,“这帮乖孙,又要吃大户!”

隔天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无心就告诉平日里几个要好的同事,晚上一起喝酒。同事们喜不自胜。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离下班只剩一个小时了。无心从一堆事情中抽回神来,开始定饭店。周五的晚上,饭店总是客满,一连打了几个电话,都已经被预定光了。

无心在群里说:“同志们,小肥羊和齐鲁人家都没位置了,你们有没有好地方推荐的。”

群里七嘴八舌,一顿讨论也没个结果。无心一看,怕是要讨论到明天也讨论不出个结果。于是提议去大排档吃烧烤。群里众人也不再纠缠,齐声说好,但是酒水要管够。

下班时间一到,无心小组的人就像脚底摸了油一样一个个悄悄开溜了。

公司不远处有一条小巷子,虽然环境不咋样,但是烧烤味道倒是不错。一到晚上,华灯初上时分,人流就多了起来,来来往往,摩肩接踵,一派繁华景象。

选了桌子坐定,点了吃的,叫了啤酒,大家推杯换盏,气氛很是热闹。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开始有同事不停看手机了;有一个去路边的草丛中撒尿了,旁边一个怕他出事,随即跟了去;有一个抓着一杯满满的酒,硬要敬旁边的那人,一失手泼了那人一身;有一个抓起手机,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快了快了,马上到家”;有一个一低头,吐了一地完整的金针菇、玉米粒、鸡脆骨……。现场一片狼藉,一片混乱……

昏黄的灯光,晃动的啤酒,满溢的泡沫,嘈杂的四周,那一瞬间,无心有点恍惚了,从极喧闹到极安静,仿佛周边的人都不存在,空气也在这一刻静止,有种“梦里不知身是客”的错觉。也许是酒喝多了,也许是生性淡漠不喜交际,也许是看着众人纷纷离场心里难免失落,无心感觉灵魂一点点被抽走,索然无味,木然坐在那里,发了好一阵子呆。

二、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

过了零点,无心就三十岁了,一时间他似乎有许多话想说。无心想找个人聊聊天,于是他翻开了通讯录。

打给张小山。转念一想,张三这时候可能在哄小孩睡觉。还是算了吧。

打给金大伟。仔细一想,金大伟上周说要出国考察一个项目……

打给李小天。李晓天上周说请了年假,要跟女朋友去旅游。不能破坏朋友的好事,遂作罢。

  • 图源:Bing

就这样,无心把手机通讯录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来来回回翻了三遍,没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突然,脑海中像有一道闪电般掠过一个名字——王一明——单身独住,没出去旅游,单位在国外也没有项目需要考察。王一明是最佳人选了。嗯!就打给王一明。

无心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现在时间晚上十点半。“他应该还没睡的!”无心一边给自己鼓劲儿,一边拨了王一明的电话,内心忐忑,手心冒汗。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盲音。不知道什么原因,王一明没接电话,无心心底刚刚升起的希望,像被戳破的气球般瞬间失落起来。

  • 图源:Bing

还是看书吧,无心从床头书堆中,随手翻出一本,随手翻开某一页——

“我喜欢在一个地方长久地生活下去——具体点说,是在一个村庄的一间房子里。如果这间房子结实,我就不挪窝地住上一辈子,一辈子进一扇门,睡一张床,在一个屋顶下御寒和纳凉。如果房子坏了,在我四十岁或五十岁的时候,房梁朽了,墙壁出现了裂缝,我会很高兴地把房子拆掉,在老地方盖一幢新房子。” “在一个村庄活得太久了,就会感到时间在你身上慢下来,而在其他事物身上飞快地流逝着。有些人,有些东西,满世界乱跑,让光阴满世界追他们。他们最终都没能跑回来,死在外面了,他们没有赶回来的时间。”

“一个人的岁月若是如荒野般敞开,他便不能关顾自己,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地过冬。”

孤独感像寒冬的空气包裹全身,侵入骨髓。无心看一看书名——《一个人的村庄》,感叹怎么会有一个作家如此了解他此刻的心境……

  • 图源:Bing

无心点起一根香烟,踱步到阳台前,俯下身子,隔着玻璃窗向外望去——眼前目力所及的楼群并没入住几户人家,星星点点亮着几盏昏黄的灯,也没有人在走动;今夜没有月亮,天空中铺满了厚厚的云层,像打翻了的墨汁,又黑又低。

无心想:在那广寒宫里的嫦娥,此刻会感到寂寞吗?“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然而,广寒宫即使再孤寂寒冷,也还是有捣药的玉兔,有砍树的吴刚,有飘香的桂树,有后羿的遥望。此刻,我又有什么呢?

  • 图源:Bing

四周太安静了,安静到可怕,只有点燃的香烟在黑暗中伴着一缕缕轻烟明灭。无心百无聊赖中打开了音乐播放器。李志的《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像鬼魅般随着轻烟飘向远处……

三、今夜,我感到有点孤单

“叮咚”一声,有条消息进来。无心打开手机,是王一明发来的消息。

“还没睡啊?有事?”

“实在太无聊,想找你随便聊聊。”无心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开口,只能循序渐进。

王一明回的很快:“好啊!又哪里想不通了?”

“你单身会觉得孤独吗?别说习惯成自然啊!”无心仿佛在无边的大海中漂浮,正不知如何切入正题,转头间,手边不知何时竟漂来一截浮木,无心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心底生的希望陡然倍增。

王一明没有接他的话茬儿,“怎么了?你感到孤单了?”无心仿佛看到他一边打字一边嘻笑的神情。

“有点儿!尤其是节日。”

“别想太多,不然人生不好过。给自己找一点兴趣爱好,比如看看书、写写字,养养花,钓钓鱼什么的。”

“不瞒你说,这些我都试过了,可是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

“我有个感受,不知道对不对。就像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说你就做自己,一个说做人不能太自私,你卡在中间左右不得。异性恋的朋友们结婚生子,买房买车,逐渐步入人生新阶段,你还站在原地踏步,同志朋友偏又没几个,于是社交圈子也越来越小……”王一明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

无心叹了口气:“其实,谁又不是如此呢!”

“亲爱的,别胡思乱想了,早点休息吧!生日快乐哦!”从语音里,无心感到了对方的困意,然而心底还是莫名感到些许温暖。这样如水般凉薄的夜,朋友竟然还记得今天是他的生日……

  • 图源:Bing

放下手机,无心依然没有半点睡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却一刻不得停歇——

三十岁是一个门槛。小时候,无心也会想象三十岁的模样,想象西装笔挺、举止从容的优雅,想象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潇洒。然而,当这一刻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时候,无心心里竟没有一丝丝的激动和渴望。这扇门背后,等待他的究竟是什么,无心也不知道。

三十岁是一个分岔路口。前面的人生,无心心思单纯,勤奋读书,不逃课,不早恋,极力做一个老师和父母眼中的好学生和乖孩子;参加工作,跟着师傅“上山下乡”,跑前跑后,做一个领导和同事眼中的好员工和好同事。如今站在三十岁的分岔路口,接下来的人生到底要活出一个什么样子?“继续活在别人的眼里,还是活出一个真正的自己。”无心在心里也暗自发问。

  • 图源:Bing

三十岁是一个节点。是青春的尾巴,是成熟的前奏。

站在这个节点,仿佛站在人生状态的最高峰。回想来时,脚步轻盈,目标坚定,一路看风景,一路捡珍宝,确实是人生最快乐的时光;如今站在山顶四处远眺,云遮雾绕,深不见底,前路渺渺,不知归期,行囊越来越重,步履越来越慢。

有那么一瞬间,无心希望,这时刻能慢一点,再慢一点到来。

无论如何,无心已经三十岁了。时间像一趟永不回头的列车,载着无心,载着无心脑中沉重的思绪,一刻不停地向梦的方向驶去……


联系我们

媒体及项目合作 / 投稿请发送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