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王欣:那谁,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分类: 相关介绍 发布时间:2018-09-06 19:09

加入人工智能技术社区!

源 / AI时间    文 / 邢书博

现在,你用百度搜索快播,首页是一些打着快播名义的盗版电影网。

往常,当你打开一部盗版电影,它会要求你下载快播\百度影音\搜狐影音\西瓜影音\先锋影音等客户端软件。

现在你点开直接看就可以了。

得益于基于云计算的视频开放平台,包括乐视云腾讯云在内的云平台,已经可以为企业、机构、个人等客户提供视频上传、存储、转码、调取、个性化定制、统计等一站式视频解决方案。客户只需要一个账号,即可轻松将视频应用至网站、应用。并保障用户在多个终端流畅、清晰的观看视频。

2014年12月18日乐视云与微软Azure达成合作,但应该不会有人再向当年举报快播服务器里藏黄片一样,举报亚马逊AWS\微软Azure\阿里云\腾讯云等云服务商涉黄了。

就算举报,也不至于入狱。

据广州日报报道,2013年,国家版权局等四部委对百度影音、快播分别处以责令停止侵权行为、罚款25万元的行政处罚。百度随后暂停百度影音对非合作站点的P2P技术服务。

百度表示,这是为了防止部分第三方网站利用百度影音相关技术进行盗版内容的传播。

五年后,百度被优酷告上了法庭,理由是百度进行盗版内容的传播,比如《战狼2》。

你看,历史又在重演,什么都没有改变。

2011年1月21日,优酷获“中国互联网品牌竞争力排行榜”冠军,与腾讯、百度、阿里巴巴、新浪被并称为“中国互联网的五赢家(5 winners)”。

古永锵春风得意。王欣们暗度陈仓。

利用P2P技术,快播们无需支付高昂的服务器带宽就可获得海量影视资源;AB站则通过盗链技术,爬到优酷们身上吸血。

那个时代版权无人关心。除了乐视。

同在2011年,据光明网报道,乐视网4.2亿超募资金已使用的3.84亿中,其80%主要用于版权购买(预付采购款为主)、投拍影视剧(含自制剧与联合拍摄)。当时媒体还说乐视疯了,贾跃亭是冤大头。

谁能想到,2018年爱奇艺超7成营收用于内容支出还能带血上市,还不是冲着版权背后的会员广告点播的版权收益。

毋庸讳言,贾跃亭对视频行业的理解领先于时代。现在各大视频网站无论是版权购买还是自制剧目和综艺,甚至是会员广告服务,无一不是照搬乐视当年的商业模式。如今再看乐视这一番光景,可惜可叹。

去年赵何娟女士《乐视的致命“命门”,是疯狂的关联交易》,将乐视危局撕开了一道血口,直至血崩,无力回天。媒体有时扮演送坏消息的信使,但只有收到信使消息的国王可以判断,这则消息是好是坏。

贾跃亭判断关联交易这是坏消息,判断版权疯子这是好消息。

龚宇判断内容支出是坏消息,带血上市是好消息。

往肚子里咽还是吐出来夸一番,个人自有个人的排布,无需赘言。

至于色情不色情什么的,一样无关紧要。只要有流量,首页头条放黄片他们都做得出来。

那是电影爱好者们最好的时代。你可以在优酷看到《鬼子来了》和《活着》等所谓禁片,也可以用快播看东京热\一本道和加勒比。你甚至可以在腾讯视频和ACFUN主页,千人同屏看里番《鬼父》。场面一度十分难堪。

图自百度《a.v.a吧》。原标题:今晚为庆祝新的一年A站爆福利2000人在线同时看《鬼父》。视频截图中“腾讯视频”字样清晰可见。

“A站B站之所以能吸引大量用户,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所宣扬和推广的弹幕等潮流文化。”多次向监管部门举报A站B站所存在问题的王靖(化名)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这两个网站上存在大量涉嫌淫秽色情、盗版的影视内容,以及未经审批便播出的大尺度境外剧,从而也为它们带来了巨大流量。”

王婧女士知道《鬼父》色情,这正常人都能看出来。王婧女士不知道的是,A站B站在很长一段时间,是靠在腾讯优酷爱奇艺的盗链活着的。换句话说,腾讯不上传《鬼父》并且审核通过放出来,AB站当时并没有办法盗链到自己的网站上。据techweb,2015年优酷还因为盗链起诉过A站。

所以要说互联网色情原罪,视频网站和播放器半斤八两,弹幕网站只不过是个二道贩子,仅此而已。

当时A站的CEO是孙旻,曾是《让子弹飞》的执行制片人。把自己参与制作过的电影放到自己的网站盗链换流量卖钱,性质如同自己买的房子自己强拆卖砖头。可见当时的盗版风气。

某种程度上,游戏行业现在哭着喊着政策收紧审批久久未至,其实怨不得别人。资本推高了行业对流量的预期,而获取流量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满足人们对暴力色情撕逼干架的快感。一条道走到黑的结果就是招来监管一记重锤。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视频网站和游戏公司尤甚,他们直接捏了个硕大无比的雪球。

现在爱奇艺反应过来,要取消前台的播放量,向政策示好。但真的有用的话,微信公号们还做什么流量生意。当时张小龙也是为了扭转唯流量的风气,转而限制前台阅读量到十万。谁曾想十万+成了判断一篇文章成功与否的标准,就像现在的电视剧不买个500亿播放量都不好意思出去打招呼是一样的道理。相信不久的将来,围绕爱奇艺的无数第三方检测机构,就鸣锣开市了。你看,还是什么都没有改变。

所以游戏公司不要喊冤,你们喊“射爆”“添丝”“爆头三杀”的时候,你们心里是清楚你们的流量是怎么来的。奥委会主席没准也清楚,天知道他下班后会不会玩《使命召唤》。

奥委会主席巴赫说:“我们不能在奥运会项目中加入一个提倡暴力和歧视的比赛,所谓的杀人游戏。它们,在我们看来,违背了奥运会的价值观,所以不会被接受。”

据说,古希腊人开奥运会的时候,交战双方均要休战。如果moba游戏里的三杀四杀五杀响彻在奥运会赛场,不知道是打了古希腊先贤的脸,还是踢了现代人的屁股。

同样的道理在腾讯优酷爱奇艺们身上也是一样。

他们一面打着侵权旗号起诉一家又一家竞争对手,一面打着侵权旗号沦为盗版们的帮凶。

头条系的兴起让视频网站们意识到通过UGC蚂蚁搬家,可以轻松规避友商对于盗版的责难,于是爱剪辑这样的傻瓜剪辑软件成了剪刀手们的标配。他的片头出现在腾讯优酷爱奇艺的推荐列表,出现在无数头条的feed流,出现在那春天里。

电视节目,电影和动画,通过草根账号化整为零,为视频网站扩充视频库攫取海量流量立下汗马功劳。这是一个高招:没有被查就可以肆无忌惮,被查了大不了删号,让上传者背锅。不仅如此,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视频网站们,还要纷纷上线自己的专有格式来保护自己偷来的视频,可笑至极。

剪刀手们从别的网站下载视频剪辑上传到另一个平台,再下载就会发现这个视频剪辑软件无法识别,甚至没有专门的转码工具来转换。

但恶人还需恶人磨。腾讯的专有格式设计的及其精巧,但360旗下的快剪辑更甚一筹。该软件直接通过录屏功能扒视频网站的内容,只要能看,就能录制。阿里旗下的UC浏览器也提供了类似功能。

现在看来,王欣还是比这个行业的大多数人都要脸。快播雷达功能早就提供了查看附近的人分享资源的功能。现在的企鹅号UC号头条号们,不过是把雷达功能发扬光大,把那些盗版内容从附近的人扩展到全网用户罢了。

试想,假如快播能活到现在,像爱奇艺们一样也开一个快播号,用来转嫁平台方的责任和风险,是不是王欣就不用坐牢了?

可能还是不行。

本质上,目前的视频应用经历过粗放的盗版截取阶段,都在加码原创。传统视频网站在自制上发力,短视频应用在《一起学喵叫》上发力。快播需要自己的原创,自制没有钱,号召网友《学喵叫》的话,估计大中华区又会诞生一个91porn了。

当年震惊全国的优衣库不雅视频事件的首发地就在91porn

迫于当时的历史和技术环境,快播能做的其实不多。很多时候是快播的商业模式被技术牵着走,而没有驾驭技术,让艺术为产品服务。

快播有了P2P,想当然的就把P2P鼻祖海盗湾的模式学了过来。优酷们也有P2P技术,他们用来为视频提供加速服务,为网站提供带宽,继而降低成本。但P2P技术只是作为优酷的技术解决方案,而不是商业模式的重要一环。所以IDG的熊晓鸽才说,技术根本不重要,商业模式才重要。但是技术出身的王欣还是不太懂,真的以为只是盗版和色情审核不严。

优酷土豆腾讯爱奇艺,摸着你们的良心问自己,盗版色情暴力侵权,你们谁没干过?

只不过优酷的播放器很烂,大家感觉不明显而已。坏就坏在快播的播放器实在太好用,以至于广电系的学生甚至是教师,很长一段时间都抛弃了暴风影音和韩国Kmplayer,用快播来寻找教材里的稀有影片,《一条安达鲁狗》,《野草莓》,《400击》。快播为我国人民提高电影艺术素养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不是在说笑。

现在你再去视频网站上去找这些老电影,基本上只有腾讯视频有。而在快播还能用的年代,腾讯视频可是最没追求的视频网站,以至于2015年时腾讯曾有意投资优酷土豆,并将腾讯视频与其合并。

当时的腾讯视频负责人孙忠怀赶赴香港阻止了这笔交易。宋忠怀后来否认了传闻,并称事情确实发生过,但目的是为了激将,不是为了真合并。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但实际上,2015年,腾讯视频的市场份额不到40%,付费用户比例相当于爱奇艺减去优土剩下的部分,当年腾讯的报告里,腾讯视频的优质内容一栏写着:《乡村爱情故事》……

矛盾一下子就积累了起来:

为市场占有率头疼的腾讯视频看了看隔壁快播,快播在当时播放器市场占有率第一。2012年9月,“快播”总安装量已超过3亿,而截至这一年的6月,中国网民数量才刚刚达到5.38亿。

毫不客气的说,撑起娱乐圈半壁江山的不一定是汪峰,但撑起互联网视频业务半壁江山的一定是快播。说不眼红那是假的。随后百度从快播技术团队里挖走了骨干炮制了百度影音,还利用爬虫大肆爬去视频网站们砸锅卖铁买到的版权视频。

2013年,忍无可忍优酷搜狐腾讯怒告百度快播,禁止百度视频爬虫访问。

一脸懵逼的张朝阳

在北京日报的这篇报道中显示,优酷土豆、搜狐、腾讯、乐视4家视频网站组团,宣布向法院起诉百度、快播的盗版、侵权案件共立案百余起,涉及影视作品超过万部,同时向百度索赔由此带来的损失3亿元。此外,4家网站还联合对视频盗版、盗链采取技术反制,即日起全面禁止百度视频爬虫访问。

从头至尾,百度一直走在侵权最前线,快播一直跟在后面。也许当时王欣和团队还想着天塌下来先砸个儿大的,但从没想过个子小的其实更好欺负。

其实那四家也并非铁板一块。他们因利而聚,因利而散。2009年,搜狐联合激动网举报优酷侵权。2013年,优酷联合搜狐举报百度快播侵权。2016年,乐视投诉优酷盗播观音山。2017年,优酷起诉乐视盒子盗播优酷资源,还屏蔽了贴片广告(我怎么觉得乐视干了件好事?)

从头到尾,腾讯视频坐山观虎斗,在适当的时候煽风点火。一出合纵连横的战国戏码嘤嘤嘤好刺激。

2012年,盗版联盟内的乐视网共取证了快播500余部侵权作品,2012年就快播侵犯《潜伏》、《隋唐英雄》等十部影视作品网络传播权,向国家版权局进行投诉,2013年国家版权局责令快播停止侵权行为并处罚款25万元,该案已于2013年12月27日终结。

乐视应该告快播。这四家主流视频网站中,乐视家底最薄,没有亲爹;又最先开始采购大量版权,资金压力可想而知。

但乐视从没告过快播传播淫秽色情。从来没有。而王欣等人锒铛入狱的最主要罪名,却是传播淫秽色情罪。

究竟是谁举报了快播?

驱动之家发文做了一个有意思的推演。

公开能查询到的信息是:“深圳市公安局消息,根据群众举报,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涉嫌传播淫秽信息。”

其中提到的群众是谁,亦或是一个机构,仍然不得而知。

关于快播的真正举报者,百度、腾讯都曾有传闻,以致于在今日消息出来以后,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发布了一条微博,称“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更有意思的是,腾讯已经慌不迭的在自家新闻客户端中弹窗称:“快播是被乐视举报。”

真正举报快播的到底是谁呢?

没人能够站出来承认,至少目前没有。

看到这里,我仿佛看到了狂魅邪娟的幕后黑手,借公权力之手和乌合之众的愤怒,炮制出的一出商业大戏。而乐视和快播,都只不过是这一切的牺牲品。

9月3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披露,快播提出的破产清算申请被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生效。

9月4日,王欣在微博表示,“好多年了,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桩不是闲事。 ”

“不会放过你”是王铁匠最后的倔强

“在这里感谢大家对快播一直以来的支持,但是快播选择破产,是希望能通过破产程序,把之前欠合作伙伴的钱还上。”

王欣妻子指出,快播出事前,从不欠供应商,合作伙伴的任何费用,但由于当时事发突然,公司所有银行账户一直处于被冻结状态,所以不得已才通过这种方式来清偿债务。

“快播作为一款产品,曾经服务于千千万的网民,作为一家公司,更有不可推卸的社会责任。”王欣妻子还称,“虽然今天快播宣布进入破产程序,但是@王铁匠 执着的产品梦并未熄灭,相信他很快就能把更多的好产品带到大家的面前。

王欣的新公司叫云歌智能,刚融资 3000 万美元。这家公司主要做人工智能和区块链,一家纯技术公司。

但昨天,区块链行业在集体纪念“9.4一周年”。2017年9月4号,币圈迎来了第一次熊市,监管出手,将这个新兴市场打入了寒冬。不知道经过磨难的王欣能不能在这个市场站稳。

两个月前,腾讯视频起诉今日头条,索赔1块钱。一天后,今日头条反诉腾讯视频,索赔索赔9000万。新的战场正在酣战,你看还是什么都没改变。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文/邢书博

于海淀希格玛大厦对面

- END-